16.2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1);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2)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3)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注释

(1)礼乐征伐自天子出:依据古制,变更礼乐以及专令征伐都由天子决定。 若诸侯僭越,使“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则是逆礼违道,将导致战乱四起,国道衰微。

(2)盖:副词,大约,大概。 希:同“稀”,少。

(3)陪臣:即家臣。

译文

孔子说:“天下有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都由天子作主决定;天下无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由诸侯作主决定。由诸侯作主决定,大概经过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大夫决定,经过五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陪臣执掌国家政权,经过三代很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国家政权就不会落在大夫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就不会议论国家政治了。”

评析

“天下无道”指什么?孔子这里讲,一是周天子的大权落入诸侯手中,二是诸侯国家的大权落入大夫和家臣手中,三是老百姓议论政事。对于这种情况,孔子极感不满,认为这种政权很快就会垮台。他希望回到“天下有道”的那种时代去,政权就会稳定,百姓也相安无事。

从诸侯、大夫、家臣掌权,使得政权更替愈来愈短这种现实来看,孔子总结教训,倡导了一种执政之合“理”性。“理”即规律,“合理”即要求遵循古制。 大夫违背古制,则是“逆理”,“逆理愈甚,则其失之愈速”(朱熹《集注》)。 也因为他们的执政方式一开始就不建立在“理”的基础上,便不得人心,无法施行大道,也就不能教化百姓,平治天下。这是逆“理”,从而失“道”。反言之,天下太平,大道得以施行,政治清明,天子也便更加稳固地掌握了礼乐征伐的绝对权力,大夫也就无法专政,百姓安顺自然不会私议,这即是有“道”从而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