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

孔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1)矣,政逮(2)于大夫四世(3)矣,故夫三桓(4)之子孙微矣。”

注释

(1)五世:指鲁国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五世。

(2)逮:及。

(3)四世:指季孙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世。

(4)三桓:鲁国孟孙、叔孙、季孙都出于鲁桓公,所以叫三桓。

译文

孔子说:“鲁国失去国家政权已经有五代了,政权落在大夫之手已经四代了,所以三桓的子孙也衰微了。”

评析

三桓掌握了国家政权,这是春秋末期的一种政治变革,对此,孔子表示不满。本章里孔子对当时社会政治形势提出了自己的认识和态度。孔子的观点是,社会政治变革就是“天下无道”,这还是基于他的“礼治”的思想,希望变为“天下有道”的政治局面。

本章与上一章相同,也是孔子考察历史,对时局作出的判断。 朱熹《集注》引“苏氏曰:强生于安,安生于上下之分定。 今诸侯大夫皆陵其上,则无以令其下矣。 故皆不久而失之也。 ”意思是说政权稳固,国强民盛,都是源于安定太平的时局,而安定太平的时局必须依靠稳定分明的上下等级制度来维持。诸侯大夫不断向上攫取政权,无法践行在其位谋其政的职责,更无法管理下级,如此层层推移,天下失道,大夫的势力也长久不了,很快便会被新起势力所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