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益者三友,损者三友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1),友谅(2),友多闻(3),益矣。友便辟(4),友善柔(5),友便佞(6),损矣。”

注释

(1)直:正直。

(2)谅:诚实而有信。

(3)多闻:见闻广博。

(4)便辟:偏离正道,故意回避他人错误。

(5) 善柔:和颜悦色,阿谀奉承。

(6) 便侫(nìng):巧言善辩,逢迎谄媚。

译文

孔子说:“有益的交友有三种,有害的交友有三种。同正直的人交友,同诚信的人交友,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这是有益的。同惯于走邪道的人交朋友,同善于阿谀奉承的人交朋友,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这是有害的。”

评析

本章主要从正反两个方面讲交友之道,孔子关于朋友的话题讲得很有启发。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对“友”这个字的解释是:“同志为友。 ”可见志同道合是朋友的基本标准。

《论语》中多次谈到交友观,孔子是主张结交朋友的,并且给出了一些颇为具体的交友准则。

在孔子看来,交友也是提高自身修养的一部分,朋友的仁义道德有助于完善自己的人格。 这样,“交友”伴随着修身养性的需要,也成了人生必修课。 因此《荀子·性恶》中说:“择良友而友之”,第二个“友”作为动词,指的正是这个修课过程。

在这种择友标准里,可以明显看出孔子对于德行的重视,而并非带有功利性的选择朋友,或者说,它的功利性体现在对仁德的不断追求之中。选择朋友,即是选择了一种自我人格的外化,朋友在一定程度上也显现出了我们自身的道德水平。

此外,从本章之中我们还可领会到,孔子对学生的教导并不抽象玄虚的,而是以这种具体实用的事例来说明通俗有益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