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益者三乐,损者三乐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1),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2),乐佚(3)游,乐宴乐(4),损矣。”

注释

(1)节礼乐:孔子主张用礼乐来节制人。

(2)骄乐:骄纵不知节制的乐。

(3)佚:同“逸”。

(4)宴乐:沉溺于宴饮取乐。

译文

孔子说:“有益的喜好有三种,有害的喜好有三种。喜欢用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喜欢讲别人的优点为喜好,以有许多贤德之友为喜好,这是有益的。喜好骄傲放纵,喜欢懒散闲游,喜欢大吃大喝,这就是有害的。”

评析

孔子对于“乐趣”做了实用主义的划分。 我们可以看出,“益者三乐”偏重德行修养、偏重精神;“损者三乐”则偏重生活方式、偏重外在。孔子对于内心修养的重视与对现实娱乐体验的克制,态度十分鲜明。 这是符合当时社会状况的,也是切合孔子生活实际的。 然而,益者不止此三乐,在如今进步的社会条件下,我们更有能力去挖掘并培养多种多样的良好乐趣。 而损者三乐,在今日社会环境中而言,则要辩证看待。在合乎“度”的前提下,旅行、游乐以及享受美食已成为现代人放松身心、缓解压力的有益方式。

在“益者三乐”中,孔子指出第一“乐”便是以礼乐来调节自身行为,孔子重视礼乐教化的程度,可见一斑。这种快乐不是凭空玄想,而是生活化的调节,是在现实的待人接物中体察世界和修炼内心,从而获取的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快乐。

在这里,孔子所讲的乐趣,几乎都没有展露出情感的成分,快乐作为一种情绪体验,本身是没有好坏之分的,孔子更加看重的是追寻快乐的行为所产生的结果是否对修德有利。 有利便有益,无利便是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