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

阳货(1)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2)。

孔子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知(7)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8)。”

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注释

(1)阳货:名虎,是鲁国大夫季平子的家臣。季氏曾几代把持着鲁国政治,而阳货又是季氏的权臣。季平子死后,阳货掌握了鲁国朝政,后企图除去三桓而未成,逃往晋国。

(2)归孔子豚:归(kuì):通“馈”,赠送。豚,音 tún,小猪。赠给孔子一只熟小猪。

(3)时其亡:时:通“伺”,趁着。 亡(wú):通“无”。等他不在的时候。

(4)遇诸涂:涂,同“途”,道路。在路上遇到了他。

(5)迷其邦:听任国家迷乱。

(6)亟:音 qì,屡次。

(7)知(zhì):通“智”,聪明。

(8)岁不我与:与,在一起,等待的意思。宾语前置句,意为岁月不等人。

译文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熟小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

孔子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去回拜他。结果两人在路上碰着了。

阳货对孔子说:“来,我有话要跟你说。”阳货说:“把自己的本领藏起来却听任国家陷入迷乱,这可以叫做仁吗?”孔子说:“不可以。”阳货说:“喜欢参与政事而又屡次错过机会,这可以说是聪明吗?”孔子说:“不可以。”阳货说:“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岁月是不等人的。”

孔子说:“是啊,我将要出来做官了。 ”

评析

此章记录了孔子智斗阳虎的事。《孟子·滕文公下》对此事有一段说明:“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 ”意思是大夫给士赏赐,如果士没有在家中接受的话,就要亲自到大夫门下回拜答谢。 孔子不愿见阳货,阳货便利用这一礼俗,使孔子不得不回访。

阳货想拉拢孔子的意图很明显,孔子不跟他辩解,只是顺着阳货的话回答,假装不明白阳货的用意,虽然孔子躲避不过阳货的奚落,对话中一直忍气吞声,唯唯诺诺,但是孔子的态度很明确,他不是不出仕,也不是不想很快出仕,就是不愿意在阳货当政时出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