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

子之武城(1),闻弦歌(2)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3)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4)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5)!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注释

(1)武城:鲁国的一个小城,子游当时正是武城的长官。

(2)弦歌:弦,指琴瑟。以琴瑟伴奏歌唱。

(3)偃:子游姓言,名偃,字子游。

(4)小人:平民百姓。

(5)二三子:诸位,即从行者。

译文

孔子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声音。孔子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以前我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了礼乐就容易指使。’”孔子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评析

子游是武城的长官,孔子见子游在小小的武城仍坚持施行礼乐之教,颇感欣喜。但是“割鸡焉用牛刀”或许也不是孔子的玩笑话,康有为《论语注》:“小康之制尚礼,大同之世尚乐……子游尝闻大同,其治武城先以为治。 ”子游作为小官,以“大同之世”崇尚的乐教治小城,孔子也不禁为他惋惜。《集注》有云:“子游所称,盖夫子之常言。 言君子小人,皆不可以不学。 故武城虽小,亦必教以礼乐。 ”因此孔子惋惜之外,仍是欣喜更多。 本章反映出,礼乐教化是儒学治国的主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