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1),吾语(2)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3);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4);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5);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6);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7);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注释

(1)居:坐。

(2)语(yù):告诉。

(3)愚:受人愚弄。

(4)荡:放纵。好高骛远而没有根基。

(5)贼:害,损害。

(6)绞:说话尖刻。

(7)乱:祸乱,闯祸。

译文

孔子说:“由呀,你听说过六种品德和六种弊病了吗?”子路回答说:“没有。”孔子说:“坐下,我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受人愚弄;爱好智慧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放纵;爱好诚信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拘于小信而损害自己;爱好直率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说话尖刻;爱好勇敢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闯祸;爱好刚强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狂妄自大。”

评析

仁、智、信、直、勇这些品德本身并没有弊害,但如果不通过学习来使人深明义理,正确运用,那么就可能流于偏执。“见此六言虽美,必好学深求之,乃能成德于己。 ”

如此看来,学习的矫正作用对于修德来说,不容小觑。由此也可知修养须全面,也应遵循儒学的重要思想精神———中庸。“中庸”所体现的适度把握原则,要求人们即使在美与善的面前,也要建立一个适宜的“度”,好比孔子所说的这些品德,若不以学习来匡正并深入,而任其肆意发展,就容易走向极端而生出弊端,也就称不上“美”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