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小子何莫学夫诗

子曰:“小子(1)何莫(2)学夫诗。诗,可以兴(3),可以观(4),可以群(5),可以怨(6)。迩(7)之事父,远之事(8)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注释

(1)小子:指弟子。

(2)何莫:为什么不。

(3)兴:启发、激发。激发想象力。

(4)观: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即提高洞察力。

(5)群:合群。

(6)怨:哀怨,并非愤恨。

(7)迩:音 ěr,近。

(8)事:服侍。

译文

孔子说:“学生们为什么不学习《诗》呢?学《诗》可以激发想象力,可以观察了解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来提高洞察力,可以学会团结合作,可以用来抒发哀怨。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君主;还可以多知道一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评析

本章论《诗》开古代诗学批评之先河。《集注》有云:“学诗之法,此章尽之。读是经者,所宜尽心也。 ”兴、观、群、怨成为中国文艺批评的源头,“孔子的兴观群怨说,把前人的意见进行概括,对诗的作用作了较有系统的理论的表述,对后世的诗论很有影响。 ”

兴观群怨说将诗歌的艺术特征与社会功用结合起来,它所阐明的“兴”包含着诗歌想象与情感的感染作用,“观”包含了诗歌对社会与艺术的考察认识作用,“群”揭示了诗歌交流情感、促进团结的作用,“怨”则表现了诗歌所具有的讽谏、批判功能。这里的“怨”是儒家之“怨”,必然受到中庸原则的制约,而不可能朝纵情哀怨与自由驰骋的浪漫主义发展,它仍然维持着儒学实用精神之中的讽谏与经世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