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6 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1)也。古之狂(2)也肆(3),今之狂也荡(4);古之矜也廉(5),今之矜也忿戾(6);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注释

(1)亡(wú):通“无”。

(2)狂:狂妄自大,愿望太高。

(3)肆:放肆,不拘礼节。

(4)荡:放荡,不守礼。

(5)廉:比喻人有气节,品行方正。《集注》云:“廉,谓棱角陗厉。 ”。

(6)戾:火气太大,蛮横不讲理。

译文

孔子说:“古代人有三种毛病,现在恐怕连这三种毛病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古代的狂者不过是愿望太高,而现在的狂妄者却是放荡不羁;古代骄傲的人不过是难以接近,现在那些骄傲的人却是凶恶蛮横;古代愚笨的人不过是直率一些,现在的愚笨者却是欺诈啊!”

评析

孔子所处的时代,已经与上古时代有所区别,上古时期人们的“狂”、“矜”、“愚”虽然也是毛病,但并非不能让人接受,而今天人们的这三种毛病都变本加厉。孔子时代又过去了两三千年了,这三种毛病不但没有改变,反而有增无已,愈益加重,到了令人无法理喻的地步。这就需要用道德的力量加以惩治。也希望有这三种毛病的人警醒。

本章还表现了孔子对于“度”的适当把握的强调。世间万事皆有一个“适度”标准,它代表着恰如其分。 修德中的小毛病也不例外,肆其发展,逾度渐深,就会变成道德的严重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