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1 三年之丧,期已久矣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1)。旧谷既没(2),新谷既升,钻燧改火(2),期(4)可已矣。”子曰:“食夫稻(5),衣夫锦,于女(6)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7),闻乐不乐(8),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注释

(1)崩:败坏。

(2)没(mò):尽。

(3)钻燧改火:古人钻木取火,四季所用木头不同,每年轮一遍,叫改火。

(4)期:音 jī,一年。

(5)食夫稻:夫(fú),指示代词,这,那。古代北方少种稻米,故大米很珍贵。这里是说吃好的。

(6)女(rǔ):通“汝”,你。

(7)食旨不甘:旨,美食。 甘,香甜。

(8)闻乐(yuè)不乐(lè):听音乐而不觉得快乐。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如果三年不讲究礼仪,礼仪必然败坏;如果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木头轮过了一遍,有一年的时间就可以了。”孔子说:“(才一年的时间,)你就吃开了大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心安吗?”宰我说:“我心安。”孔子说:“你心安,你就那样去做吧!君子守丧,吃美味不觉得香甜,听音乐不觉得快乐,住在家里不觉得舒服,所以不那样做。如今你既觉得心安,你就那样去做吧!”宰我出去后,孔子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服丧三年,这是天下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他的父母没有三年的爱吗?”

评析

这一段说的是孔子和他的弟子宰我之间,围绕丧礼应服几年的问题展开的争论。孔子的意见是孩子生下来以后,要经过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所以父母去世了,也应该为父母守三年丧。这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批评宰我“不仁”。其实在孔子之前,华夏族就已经有为父母守丧三年的习惯,经过儒家在这个问题上的道德制度化,一直沿袭到今天。这是以“孝”的道德为思想基础的。

三年之丧,是一种古已有之的礼制,并非孔子创立,它要求人们在三年守丧期间,穿丧服,吃粗食,并住在临时的草棚中,在草铺上枕着土块睡觉(居处不安)。

孔子发问宰我是否心安,从良心与情理出发,将礼制回归于人性情感的本原,使孝道由一种外在的制度约束变为发自内心的良知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