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三十八 方技

直鲁古王白魏璘耶律敌鲁耶律乙不哥孔子称“小道必有可观”,医卜是已。医以济夭札,卜以决犹豫,皆有补于国,有惠于民。前史录而不遗,故传。

直鲁古,吐谷浑人。初,太祖破吐谷浑,一骑士弃橐,反射不中而去。及追兵开橐视之,中得一婴儿,即直鲁古也。因所俘者问其故,乃知射囊者,婴之父也。世善医,虽马上视疾,亦知标本。意不欲子为人所得,欲杀之耳。

由是进于太祖,淳钦皇后收养之。长亦能医,专事针灸。

太宗时,以太医给侍。尝撰《脉诀》、《针灸书》,行于世。年九十卒。

王白,冀州人,明天文,善卜筮,晋司天少监,太宗入汴得之。应历十九年,王子只没以事下狱,其母求卜,白曰:“此人当王,未能杀也,毋过忧!”景宗即位,释其罪,封宁王,竟如其言。凡决祸福多此类。

保宁中,历彰武、兴国二军节度使。撰《百中歌》行于世。

魏璘,不知何郡人,以卜名世,太宗得于汴。

天禄元年,上命驰马较迟疾,以为胜负。问王白及璘孰胜?

白奏曰:“赤者胜。”璘曰:“臣所见,騣马当胜。”既驰,竟如璘言。上异而问之,白曰:“今日火王,故知赤者胜。”

璘曰:“不然,火虽王,而上有烟。以烟察之,青者必胜。”

上嘉之。五年,察割谋逆,私卜于璘。璘始卜,谓曰:“大王之数,得一日矣,宜慎之!”及乱,果败。应历中,周兵犯燕,上以胜败问璘。璘曰:“周姓柴也,燕分火也。柴入火,必焚。”

其言果验。

璘尝为太平王罨撒葛卜僭立事,上闻之,免死,流乌古部。

一日,节度使召璘,适有献双鲤者,戏曰:“君卜此鱼何时得食?”璘良久答曰:“公与仆不出今日,有不测祸,奚暇食鱼?”

亟命烹之。未及食,寇至,俱遇害。

耶律敌鲁,字撒不碗。其先本五院之族,始置宫分,隶焉。

敌鲁精于医,察形色即知病原。虽不诊候,有十全功。统和初,为大丞相韩德让所荐,官至节度使。

初,枢密使耶律斜轸妻有沉疴,易数医不能治。敌鲁视之曰:“心有蓄热,非药石所及,当以意疗。因其聩,聒之使狂,用泄其毒则可。”于是令大击钲鼓于前。翌日果狂,叫呼怒骂,力极而止,遂愈。治法多此类,人莫能测。年八十卒。

耶律乙不哥,字习捻,六院郎君褭古直之后。幼好学,尤长于卜筮,不乐仕进。

尝为人择葬地曰:“后三日,有牛乘人逐牛过者,即启土。”

至期,果一人负乳犊,引牸牛而过。其人曰:“所谓‘牛乘人’者,此也。”遂启土。既葬,吉凶尽如其言。又为失鹰者占曰:“鹰在汝家东北三十里泺西榆上。”往求之,果得。当时占候无不验。

论曰:“方持,术者也。苟精其业而不畔于道,君子必取焉。直鲁古、王白、耶律敌鲁无大得失,录之宣矣。魏璘为察割卜谋逆,为罨撒葛卜僭立,罪在不贳;虽有寸长,亦奚足取哉。存而弗削,为来者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