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八

耶律夷腊葛萧海琢萧护思萧思温萧继先耶律夷腊葛,字蓟散,本官分人检校太师合鲁之子。

应历初,以父任入侍。数岁,始为殿前都点检。时上新即位,疑诸王有异志,引夷腊葛为布衣交,一切机密事必与之谋,迁寄班都知,赐宫户。

时上酗酒,数以细故弑人。有监雉看因伤雉而亡,获之欲诛,夷腊葛谏曰:“是罪不应死。”帝竟弑之,以尸付夷腊葛曰:“收汝故人!”夷腊葛终不为止。复有监鹿详稳亡一鹿,下狱当死,夷腊葛又谏曰:“人命至重,岂可为一兽弑之?”

良久,得免。

辽法,騼歧角者,惟天子得射。会秋猎,善为鹿鸣者呼一騼至,命夷腊葛射,应弦而踣。上大悦,赐金、银各百两,名马百疋,及黑山东抹真之地。

后穆宗被弑,坐守卫不严,被诛。萧海瓈,字寅的哂,其先遥辇氏时为本部夷离堇;父塔列,天显间为本部令稳。

海瓈貌魁伟,膂力过人。天禄间,娶明王安端女蔼因翁主。

应历初,察割乱,蔼因连坐,继娶嘲瑰翁主。上以近戚,嘉其勤笃,命预北府宰相选。顷之,总知军国事。

时诸王多坐反逆,海瓈为人廉谨,达政体,每被命按狱,多得其情,人无冤者,由是知名。汉主刘承钧每遣使入贡,必别致币物,诏许受之。年五十卒,帝愍悼,辍朝二日。

萧护思,字延宁,世为北院吏,累迁御史中丞,总典群牧部籍。应历初,迁左客省便。未几,拜御史大夫。时诸王多坐事系狱,上以护思有才干,诏穷治,称旨,改北院枢密使,仍命世预宰相选。护思辞曰:“臣子孙贤否未知,得一客省使足矣。”

从之。上晚岁酗酒,用刑多滥,护思居要地,龊龊自保,未尝一言匡救,议者以是少之。年五十七卒。

萧思温,小字寅古,宰相敌鲁之族弟忽没里之子。通书史。

太宗时为奚秃里主尉,尚燕国公主,为群牧都林牙。思温在军中,握齱修边幅,僚佐皆言非将帅才。寻为南京留守。

初,周人攻扬州,上遣思温蹑其后,惮暑不敢进,拔缘边数城而还。后周师来侵,围冯母镇,势甚张。思温请益兵,帝报曰:“敌来,则与统军司并兵拒之;敌去,则务农作,勿劳士马。”会敌入束城,我军退渡滹沱而屯。思温勒兵徐行,周军数日不动。思温与诸将议曰:“敌众而锐,战不利则有后患。

不如顿兵以老其师,蹑而击之,可以必胜。”诸将从之。遂与统军司兵会,饰他说请济师。周人引退,思温亦还。

己而,周主复北侵,与其将傅元卿、李崇进等分道并进,围瀛州,陷益津、瓦桥、淤口三关,垂迫固安。思温不知计所出,但云车驾旦夕至;麾下士奋跃请战,不从。已而,陷易、瀛、莫等州,京畿人皆震骇,往往遁入西山。思温以边防失利,恐朝廷罪己,表请亲征。会周主荣以病妇,思温退至益津,伪言不知所在。遇步卒二千余人来拒,败之。是年,闻周丧,燕民始安,乃班师。

时穆宗湎酒嗜弑,思温以密戚预政,无所匡辅,士论不与。

十九年,春搜,上射熊而中,思温与夷离毕牙里斯等进酒上寿,帝醉还宫。是夜,为庖人斯奴古等所弑。思温与南院枢密使高勋、飞龙使女里等立景宗。

保宁初,为北院枢密使,兼北府宰相,仍命世预其选。上册思温女为后,加尚书令,封魏王。从帝猎闾山,为贼所害。

萧继先,字杨隐,小字留只哥。幼颖悟,叔思温命为子,睿智皇后尤爱之。乾亨初,尚齐国公主,拜驸马都尉。

统和四年,宋人来侵,继先率逻骑逆境上,多所俘获,上嘉之,拜北府宰相。自是出师,继先必将本府兵先从。拔狼山百垒,从破宋军应州,上南征取通利军,战称捷力。及亲征高丽,以继先年老,留守上京。卒,年五十八。

继先虽处富贵,尚俭素,所至以善治称,故将兵攻战,未尝失利,名重戚里。

论曰:“呜呼!人君之过,莫大于弑无辜。汤之伐桀也,数其罪曰‘并告无辜于上下神祗’;武王之伐纣也,数其罪曰‘无辜吁天’;尧之伐苗民也,吕侯追数其罪曰‘弑戮无辜’。迹是言之,夷腊葛之谏,凛凛庶几古君子之风矣。

“虽然,善谏者不课于已然。盖必先得于心术之徽,如察脉者,先其病而治之,则易为功。穆宗沉湎失德,盖其资富强之势以自肆久矣。使群臣于造次动作之际,此谏彼净,提而警之,以防其甚,则亦诅至是哉。于以知护思、思温处位优重,耽禄取容,真鄙夫矣!若海瓈之折狱,继先之善治,可谓任职臣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