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二十七

耶律斡特剌孩里窦景庸耶律引吉杨绩赵徽王观耶律喜孙耶律斡特剌,字乙辛隐,许国王寅底石六世孙。少不喜官禄,年四十一,始补本班郎君。时枢密使耶律乙辛擅权,谗害忠良,斡特剌恐祸及,深自抑畏。

大康中,为宿直官,历左、右护卫太保。大安元年,升燕王傅,徙左夷离毕。四年,改北院枢密副使。帝赐诗褒之,迁知北院枢密使事,赐翼圣佐义功臣。北阻卜酋长磨古斯叛,斡特剌率兵进讨。会天大雪,败磨古斯四别部,斩首千余级,拜西北路招讨,封漆水郡王,加赐宣力守正功臣。寻拜南府宰相。

复讨闸古胡里扒部,破之,召为契丹行宫都部署。

先是,北、南府有讼,各州府得就按之;比岁,非奉枢密檄,不得鞫问,以故讼者稽留。斡特剌奏请如旧,从之。寿隆五年,复为西北路招讨使,讨耶睹刮部,俘斩甚众,获马、驼、牛、羊各数万。明年,擒磨古斯,加守太保,赐奉国匡化功臣。

乾统初,乞致仕,不许,止罢招讨。复兼南院枢密使,封混同郡王。迁北院枢密使,加守太师,赐推诚赞治功臣。致仕,薨,谥曰敬肃。

孩里,字胡辇,回鹘人。其先在太祖时来贡,愿留,因任用之。孩里,重熙间历近侍长。清宁九年,讨重元之乱有功,加金吾卫上将军,赐平乱功臣。累迁殿前都点检,以宿卫严肃称。

大康初,加守太子太保。二年,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三年,改同知南院宣徽使事。会耶律乙辛出守中京,孩里入贺;及议复召,陈其不可。后乙辛再入枢府,出孩里为广利军节度使。

及皇太子被诬,孩里当连坐,有诏勿问。大安初,历品达鲁虢部节度使。寿隆五年,有疾,自言吾数已尽,却医药,卒,年七十七。

孩里信浮图。清宁初,从上猎,堕马,愤而复苏。言始见二人引至一城,宫室宏敞,有衣绛袍人坐殿上,左右列侍,导孩里升阶。持牍者示之曰:“本取大腹骨欲,误执汝。”牍上书“官至使相,寿七十七”。须臾还,挤之大壑而寤。道宗闻之,命书其事。后皆验。

窦景庸,中京人,中书令振之子。聪敏好学。清宁中,第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累迁少府少监。

咸雍六年,授枢密直学士,寻知汉人行宫副部署事。大安初,迁南院枢密副使,监修国史,知枢密院事,赐同德功臣,封陈国公。有疾,表请致仕;不从,加太子太保,授武定军节度使。审决冤滞,轻重得宜,以狱空闻。

七年,拜中京留守。九年薨,谥曰肃宪。子瑜,三司副使。

耶律引吉,字阿括,品部人。父双古,镇西边二十余年,治尚严肃,不殖货利,时多称之。

引吉寅畏好义。以荫补官,累迁东京副留守、北枢密院侍御。时肃革、萧图古辞等以玦见任,鬻爵纳贿;引吉以直道处其间,无所阿唯。改客省使。时朝廷遣使括三京隐户不得,以引吉代之,得数千余户。

时昭怀太子知北南院事,选引吉为辅导。枢密使乙辛将倾太子,恶引吉在侧,奏出之,为群牧林牙。大康元年,乙辛请赐牧地,引吉奏曰:“今牧地褊惬,畜不蕃息,岂可分赐臣下。”

帝乃止。乙辛由是益嫉之,除怀德军节度使,徙漠北猾水马群太保,卒。

杨绩,良乡人。太平十一年进士及第,累迁南院枢密副使。

与杜防、韩知白等擅给进士堂贴,降长宁军节度使,徙知琢州。

清宁初,拜参知政事,兼同知枢密院事,为南府宰相。九年,闻重元乱,与姚景行勤王,上嘉之。十年,知兴中府。成雍初,入知枢密院事。二年,乞致仕,不许,拜南院枢密使。

帝以绩旧臣,特诏燕见,论古今治乱,人臣邪正。帝曰:“方今群臣忠直,耶律搒、刘伸而已;然伸不及搒之刚介。”

绩拜驾曰:“何代无贤,世乱则独善其身,主圣则兼济天下。

陛下铢分邪正,升黜分明,天下幸甚。”累表告归,不许,封赵王。大康中,以例改王辽西。致仕,加守太保,薨。子贵忠,知兴中府。

赵徽,南京人。重熙五年,擢甲科,累迁大理正。

清宁二年,铜州人妄毁三教,徽按鞫之,以状闻,称旨。

历烦剧,有能名。累迁翰林学士承旨。咸雍初,为度支使。三年,拜参知政事。出为武定军节度使,及代,军民请留。

后同知枢密院事,兼南府宰相、门下侍郎、平章事。致仕,卒。追赠中书令,谥文宪。

王观,南京人。博学有才辩。重熙七年,中进士乙科。

兴宗崩,充夏国报哀使;还,除给事中。咸雍初,迁翰林学士。五年,兼乾文阁学士。七年,改南院枢密副使,赐国姓,参加政事,兼知南院枢密事。

坐矫制修私第,削爵为民,卒。

耶律喜孙,字盈稳,永兴宫分人。兴宗在青宫,尝居左右辅导。圣宗大渐,喜孙与冯家奴告仁德皇后同宰相萧浞卜等谋逆事。及钦哀为皇太后称制,喜孙忧见庞任。

重熙中,其子涅哥为近侍,坐事伏诛。帝以喜孙有翼戴功,且悼其子罪死,欲世其官,喜孙无所出之部,因见马印文有品部号,使隶其部,拜南府宰相。寻出为东北路详稳,卒。

论曰:“孩里、引吉之为臣也,当乙辛擅权、萧革贪默之日,虽与同官,而能以正自处,不少阿唯,其过人远矣!传曰:‘岁寒知松柏之后凋。’二子有焉。若斡特剌之战功,窦景庸之谳狱,杨绩之忠告,亦贤矣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