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二十九

萧岩寿耶律撒剌萧速撒耶律挞不也萧挞不也萧忽古耶律石柳萧岩寿,室部人。性刚直,尚气。仕重熙末。道宗即位,皇太后屡称其贤,由是进用。

上出猎较,岩寿典其事,未尝高下于心,帝益重之。历文班太保、同知枢密院事。咸雍四年,从耶律仁先伐阻卜,破之,有诏留屯,亡归者众,由是镌两官。十年,讨敌烈部有功,为其部节度使。

大康元年,同知南院宣徽使事,迁北面林牙。密奏乙辛以皇太子知国政,心不自安,与张孝杰数相过从,恐有阴谋,动摇太子。上悟,出乙辛为中京留守。会乙辛生日,上遣近臣耶律白斯本赐物为寿,乙辛因私属自上:“臣见奸人在朝,陛下孤危。身虽在外,窃用寒心。”白斯本还,以闻。上遣人赐乙辛车,谕曰:“无虑弗用,行将召矣。”由是反疑岩寿,出为顺义军节度使。

乙辛复入为枢密使,流岩寿于乌隗路,终身拘作。岩寿虽窜逐,恒以社稷为忧,时人为之语曰:“以狼牧羊,何能久长!”

三年,乙辛诬岩寿与谋废立事,执还杀之,年四十九。

乾统间,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绘像宜福殿。岩寿廉直,面折廷诤,多与乙辛忤,故及于难。

耶律撒剌,字董隐,南院大王磨鲁古之孙。性忠直沉厚。

清宁初,累迁西南面招讨使,以治称。咸雍九年,改北院大王。

未几,为契丹行宫都部署。

大康二年,耶律乙辛为中京留守,诏百官延议,欲复召之,群臣无敢工言。撒剌独奏曰:“萧岩寿言乙辛有罪,不可为枢臣,故陛下出之;今复召,恐天下生疑。”进谏者三,不纳,左右为之震惊。乙辛复为枢密使,见撒剌让曰:“与君无憾,何独异议?”撒剌曰:“此社稷计,何憾之有!”乙辛诬撒剌与速撒同谋废立,诏按无迹,出为始平军节度使。及萧讹都斡诬首,竟遣使杀之。

乾统间,追封漆水郡王,绘像宜福殿,仍追赠三子官爵。

萧速撒,字秃鲁堇,突吕不部人。性沉毅。重熙间,累迁右护卫太保。蒲奴里叛,从耶律义先往讨,执首乱陶得里以归。

清宁中,历北面林牙、彰国军节度使,入为北院枢密副使。咸雍十年,经略西南边,撤宋堡障,戍以皮室军,上嘉之。

大康二年,知北院枢密使事。耶律乙辛权宠方盛,附丽者多至通显;速撒未尝造门。乙辛衔之,诬构速撒首谋废立;按之无验,出为上京留守。乙辛复令萧讹都斡以前事诬告,上怒,不复加讯,遣使杀之。时方盛暑,尸诸原野,容色不变,乌鹊不敢近。

乾统间,追封漆水郡王,绘像宜福殿。耶律挞不也,字撒班。系出季父房。父高家。仕至林牙,重熙间破夏人于金肃军有功,优加赏赉。

挞不也,清宁中补牌印郎君,累迁永兴宫使。九年,平重元之乱,以功知点检司事,赐平乱功臣,为怀德军节度使。咸雍五年,迁遥辇克。

大康三年,授北院宣徽使。耶律乙辛谋害太子,挞不也知其奸,欲杀乙辛及萧特里得、萧十三等。乙辛知之,令其党诬构挞不也与废立事,杀之。

乾统间,追封兰陵郡五,绘像宜福殿。

萧挞不也,字斡里端,国舅郡王高九之孙。性刚直。咸雍中,补祗候郎君。大康元年,为彰愍宫使,尚赵国公主,拜驸马都尉。

三年,改同知汉人行宫都部署。与北院宣徽使耶律挞不也善,乙辛嫉之,令人诬告谋废立事。不胜沴掠,诬伏。上引问,昏聩不能自陈,遂见杀。

乾统间,追封兰陵郡王,绘像宜福殿。

萧忽古,字阿斯怜,性忠直,趫捷有力。甫冠,补禁军。

咸雍初,从招讨使耶律赵三讨番部之违命者。及请降,来介有能跃驼峰而上者,以儇捷相诧。赵三问左右谁能此,忽古被重铠而出,手不及峰,一跃而上,使者大骇。赵三以女妻之。

帝闻,召为护卫。

对此院枢密使耶律乙辛以狡玦得幸,肆行凶暴。忽古伏于桥下。伺其过,欲杀之。俄以暴雨坏桥,不果。后又欲杀于猎所,为亲友所沮。大康三年,复欲杀乙辛及萧得里特等,乙辛知而械击之,考劾不服,流于边。及太子废徙于上京,召忽古至,杀之。

乾统初,追赠龙虎卫上将军。耶律石柳,字酬宛,六院部人。祖独攧,南院大王。父安十,统军副使。

石柳性刚直,有经世志。始为牌印郎君。大康初,为夷离毕郎君。时枢密使耶律乙辛诬杀皇后,谋废太子,斥忠贤,进奸党,石柳恶其所为,乙辛觉之。太子既废,以石附太子,流镇州。天祚即位,召为御史中丞。时方治乙辛党,有司不以为意。

石柳上书曰:臣前为奸臣所陷,斥窜边郡。幸蒙召用,不敢隐默。

恩赏明则贤者劝,刑罚当则奸人消。二者既举,天下不劳而治。臣见耶律乙辛身出寒微,位居枢要,窃权肆恶,不胜名状。蔽先帝之明,诬陷顺圣,构害忠谠,败国罔上,自古所无。

赖庙社之休,陛下获纂成业,积年之冤,一旦洗雪。正陛下英断,克成孝道之秋。如萧得裹特实乙辛之党,耶律合鲁亦不为早辨,赖陛下之明,遂正其事。

臣见陛下多疑,故有司顾望,不切推问。乙辛在先帝朝,权宠无比。先帝若以顺考为实,则乙辛为功臣,陛下岂得立耶?

先帝黜逐嬖后,诏陛下在左右,是亦悔前非也。陛下讵可忘父仇不报,宽逆党不诛。今灵骨未获,而求之不切。传曰,圣人之德,无加于孝。昔唐德宗因乱失母,思慕悲伤,孝道益著。

周公诛飞廉、恶来,天下大悦。今逆党未除,大冤不报,上无以慰顺考之灵,下无以释天下之愤。怨气上结,水旱为沴。

臣愿陛下下明诏,求顺考之瘗所,尽收逆党以正邦宪,快四方忠义之心,昭国家赏罚之用,然后致治之道可得而举矣。

谨别录顺圣升遐及乙辛等事,昧死以闻。书奏不报,闻者莫不叹惋。乾统中,遥授静江军节度使,卒。子马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论曰:“《易》言‘履霜,坚冰至’,谨始也。使通宗能从岩寿、撒剌之谏,后何得而诬,太子何得而废哉?速撒、挞不也以忠言见杀,国欲无乱,得乎?石柳之书,亦幸出于乙辛既败之后,获行其说。有国家者,可不知人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