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马车载着犯人,经过站岗的消防队员身旁,驶进警察分局院子,在一个门口停下。

院子里有几个消防队员,卷起袖子,大声说笑,正在冲洗几辆大车。

马车一停下来,就有几个警察把它围住。他们从胳肢窝下抱住犯人没有生气的身体,抬起他的脚,把他从车上抬下来。马车被他们踩得吱嘎发响。

送犯人来的警察跳下马车,甩动发麻的胳膊,脱下帽子,画了个十字。死人被抬进门,送到楼上。聂赫留朵夫跟着他们上去。他们把死人抬到一个不大的肮脏房间里,里面放着四张 。两张 上坐着两个穿睡衣的病人:一个歪着嘴,脖子上扎着绷带;另一个害着痨病。另外两张 空着。他们就把那犯人放在其中一张 上。这时有一个矮小的人,身上只穿衬衣裤和袜子,双目闪亮,不停地动着眉,蹑手蹑脚地走到犯人跟前,对他瞧瞧,然后又瞧瞧聂赫留朵夫,纵声大笑。这是一个留在候诊室里的疯子。

“他们想吓唬我,”他说。“那不行,办不到!”

警官和一个医士跟着抬死人的警察走进来。

医士走到死人跟前,摸了摸犯人雀斑累累的蜡黄的手,那只手虽然还软,但已现出死灰色。他把那只手拿起来,然后又放开,那只手就软绵绵地落在死人肚子上。

“完了,”医士摇摇头说,但显然是为了照章办事,解开死人身上湿漉的粗布衬衫,把自己的鬈发撩到耳朵后面,弯下腰,把耳朵贴在犯人蜡黄的一动不动的高胸脯上。大家都不作声。医士直起腰来,又摇了摇头,用一根手指拨开一只眼皮,又拨开另一只眼皮,那两只淡蓝色眼睛已经木然不动了。

“你们吓不倒我,吓不倒我,”那疯子说,不住地往医士那边吐唾沫。

“怎么样?”警官问。

“怎么样?”医士照样说了一遍。“送太平间。”

“您得留点儿神。是不是真的完了?”警官问。

“到这地步,错不了,”医士说,不知为什么拉拉死人的衬衫把他的胸脯盖住。“我打发人去找马特维-伊凡内奇,让他来瞧瞧。彼得罗夫,你去一下!”医士说着,从死人旁边走开。

“把它抬到太平间去,”警官说。“你回头到办公室来一下,签个字,”他对那个一直跟住犯人的押解兵说。

“是,”押解兵回答。

那几个警察抬起死人,又把他抬下楼。聂赫留朵夫想跟他们去,可是疯子把他拦住了。

“您该没有参加他们的谋吧,那么给我一支烟!”他说。

聂赫留朵夫掏出一盒烟,递给他。疯子扬起眉,急急地讲起来,他们怎样用种种提示法折磨他。

“他们全都跟我作对,用妖术折磨我,把我搞得好苦……”

“对不起,我还有事,”聂赫留朵夫说,没有听完他的话就走到院子里,想看看他们把死人抬到哪里去。

那几个警察抬着死人穿过院子,刚走进地下室的门。聂赫留朵夫想走到他们那边去,可是被警官拦住了。

“您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聂赫留朵夫回答。

“不干什么,那就走开。”

聂赫留朵夫服从了,向他雇的那辆马车走去。车夫在打瞌睡。聂赫留朵夫把他叫醒,又坐上马车到火车站去。

马车走了不到一百步,聂赫留朵夫看见迎面又来了一辆大车,由持槍的押解兵押送着。车上也躺着一个犯人,显然已经断气了。那犯人仰天躺在大车上,留着黑色大 子,剃得光光的脑袋上覆着一顶薄饼般帽子,那顶帽子已经滑到鼻子上。大车每颠动一下,他的脑袋就摇晃一下,撞在车板上。大车的车夫穿着大皮靴,在大车旁边走着赶车。后面跟着一个警察。聂赫留朵夫拍拍他的车夫的肩膀。

“瞧他们搞的!”车夫勒住马说。

聂赫留朵夫跳下马车,跟着那辆大车走去,又经过站岗的消防队员,走进警察分局的院子。这时候,院子里的消防队员已洗好车子,走开了。只剩下又高又瘦的消防队长。他戴着镶蓝帽圈的帽子,双手插在口袋里,严厉地瞧着一匹由消防队员牵来的颈部膘很厚的浅黄色公马。公马的一条前腿有点瘸,消防队长生气地对站在旁边的兽医说着话。

警官也站在这里。他看见又拉来一个死人,就走到大车旁边。

“从哪儿拉来的?”他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问。

“从老戈尔巴朵夫街运来的,”警察回答。

“是犯人吗?”消防队长问。

“是,长官。”

“今天第二个了,”警官说。

“哼,真不象话!天气也实在太热了,”消防队长说,接着转身对那个牵着浅黄马的消防队员嚷道:“把它牵到拐角那个单马房里去!我要教训教训你这狗崽子,你把这些好马都弄残废了,它们可是比你这混蛋值钱多了。”

这个死人也象刚才那个一样,由几个警察从大车上搬下来,抬到候诊室。聂赫留朵夫象中了催眠术似的跟着他们走去。

“您有什么事?”一个警察问他。

他没有回答,仍旧往他们送死人的地方走去。

疯子坐在 铺上,拚命吸着聂赫留朵夫送给他的纸烟。

“啊,您回来了!”他说着哈哈大笑。他一看见死人,就皱起眉头。“又来了,”他说。“我都看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是吗?”他带着疑问的微笑,对聂赫留朵夫说。

聂赫留朵夫瞧着现在没有被人遮住的死。死的脸原先盖着帽子,此刻也暴露无遗。刚才那个犯人长得很丑,可是这个犯人面貌和体型都长得非常好。这个人体 格强壮,正当盛年。尽管他被剃了怪模怪样的头,他那饱满的天庭和那双如今毫无生气的黑眼睛却显得很美,还有那个不大的高鼻子和短短的黑色小 子,也都生得很好看。他的嘴唇发青,唇边挂着笑意。他的大 子只盖住下半截脸,在那剃光头发的半边脑袋上露出一只结实好看的不大的耳朵。脸上的神情平静、严肃而善良。且不说从这张脸上可以看出,这个人在神上原可以得到长足的发展,如今被断送了,——单从他双手和套着脚镣的双脚的细小骨骼和匀称四肢的强壮肌肉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优秀、强壮和灵巧的人类动物。作为一种动物来说,他在同类中也远比那匹由于受伤而惹得消防队长生气的浅黄马完美得多。然而他却被活活折磨死了,非但没有人把他当作人来哀悼,而且也没有人把他当作被活活折磨死的会做工的动物来怜悯。他的死在所有的人心里引起的唯一情绪,就是厌烦,因为他的体眼看就要腐烂,必须赶快收拾掉,这样就给大家添了麻烦。

医师带着医士在警察分局长陪同下来到候诊室。医师是个矮壮结实的人,穿一件茧绸上装和一条裹紧粗壮大腿的茧绸裤子。警察分局长是个矮胖子,红润的脸庞圆滚滚的,象个球。他有个惯,喜欢鼓起双颊,然后再把气慢慢吐出来。这样鼓着双颊,他的脸就显得更圆了。医师挨着死人坐到 上,也象刚才医士那样摸摸死人的双手,听听心脏,然后站起来拉拉自己的裤子。

“完全死了,”他说。

警察分局长的双颊鼓得满满的,又慢慢地把气吐出来。

“他是哪个监狱的?”他问押解兵。

押解兵回答了他,又提到要收回死人的脚镣。

“我会叫他们取下来的。感谢上帝,我们这里还有铁匠,”警察分局长说,接着又鼓起脸颊向门口走去,再慢慢地吐出气来。

“怎么会这样?”聂赫留朵夫问医师说。

医师透过眼镜对他瞧瞧。

“怎么会这样吗?您是说,他们怎么会中暑死掉吗?您看,整整一个冬天蹲在牢里,没有活动,不见天日,突然给带到今天这样的大太底下,那么多人挤在一块儿走路,空气又不流通,怎么能不中暑呢!”

“那么,为什么要把他们流放出来?”

“那您去问他们好了。不过,请问您是谁?”

“我是局外人。”

“噢!……对不起,我可没闲工夫,”医师说,又恼火地把裤腿往下拉拉,向病人 铺走去。

“喂,你怎么样?”他问那个脸色苍白、脖子上扎着绷带的歪嘴病人说。

这当儿疯子坐在自己的 铺上,不再吸烟,只是朝医师那边吐唾沫。

聂赫留朵夫下楼走到院子里,从消防队的马匹、几只母鸡和戴铜盔的哨兵旁边走过,出了大门,坐上他的马车(车夫又在打瞌睡),向火车站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