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游丝欲堕还重上

[宋] 杜安世

游丝欲堕还重上,春残日永人相望。花共燕争飞,青梅细雨枝。

离愁终未解,忘了依前在。拟待不寻思,则眠梦见伊。

宋词鉴赏闺怨离愁思念

注释

丝,与“思”谐音。

日永:日长。

伊:他。

译文

游丝眼瞧着下落,下落,重新又飞身向上,向上!残春已所剩无几,白昼延长,正好相互遥望。望到的只是落花阵阵,似乎在跟燕子比赛飞翔。叶间的青梅绽开笑眼,细雨湿润着她的面庞。

离愁呵!为什么?你始终萦绕着我的心房,我多次跟你告别,却又无法把你遗忘。忘了,忘了,谁知你仍然占据那固有的地方。我下定决心,不再把旧情回想;想不到刚刚闭上双眼,就梦见他跟我共度当年美好时光。

赏析

春天即将结束。在燕飞花谢,梅子青青的季节里,独处深闺的少女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难以填补的空虚和惆怅。她止不住向遥远的高空望去,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在为深深的离愁所苦,直至魂牵梦萦,无法解脱。这虽是古代诗词常见的题材,但这首词比较别致,善于通过具有特征性的事物含蓄曲折的表现女主人公那种幽微隐深的情感,抓住具有特征性的事物,含蓄委婉,颇具特色。

“游丝欲堕还重上,春残日永人相望。”这首词的前两句是说,少女的相思之情跟天上飘飞不定的游丝一样,一忽儿像是要坠落下来;一忽儿又扶摇直上。暮春时节白昼延长,相望的时间也延长了。

起笔就与众不同。此人抓住空中飘摇不定的“游丝”来大做文章,是颇具匠心的。“游丝”也就是“晴丝”、“飞丝”、“烟丝”,是一种虫类吐出的极细的丝缕,漂浮在空气之中,如果天气晴朗,阳光灿烂,有时还可发现这种“游丝”在空中闪着水晶般透明的耀眼的光泽。作者通过这一细微事物反映出痴情少女对春天的热爱,对青春和对生活的热爱。此词“游丝”一句,含蓄曲折,一语双关。它表面上似在写景,实际上却在写少女的心境。词人在这里用了民歌中的“谐音隐语”手法。词里“游丝”正是与“相思”的“思”字双关。谐语双关,不仅增强了词的韵味,同时它还把词中的景、事、情串接在一起,使全词成为无懈可击的有机整体。当这位少女的目光伴随着“游丝”重上之后,她的心也飞向了远方,于是引出了第二句。“春残”,点明季节,春归而人未归。“日永”,白昼延长。在这种情况下,“相望”的时间也随之增长了。

“花共燕争飞,青梅细雨枝。”上片后两句是说,她虽能见到的便只能是落红伴着双飞的紫燕纷纷飘坠,是被雨滋润过的梅枝上的青青梅子。

这两句是对“春残”的补充,同事,它又是“人相望”的必然结果。这两句还兼有映衬与象征作用。花,落了;春,归了;燕子,回来了;人呢,却杳无归期。离愁别恨又怎能不油然而生。

“离愁终未解,忘了依前在。”下片前两句是说,即使相望很久都未能冲淡她的离愁。即使你想方设法去忘却他,他已然再现于你的眼前,你的心头。

过片“离愁”二字,很自然的成为上下片转折过渡的关键,并具有画龙点睛的作用。“离愁”与“游丝”上下呼应。“离愁”因有“游丝”的映衬而显得鲜明具体,“游丝”以“离愁”为内涵愈加显得充实。因之,即使相望很久,她的离愁仍摆脱不掉,所以说“终未解”,不仅如此,词人还补足了一句:“忘了依前在。”“忘了”二字之下省略了一个宾语,即末句的“伊”。

“拟待不寻思,刚眠梦见伊。”末两句是说,待要不想他,刚睡下就梦见他了。

结尾承接前文“日有所思”,进一步写出“夜有所梦”;“拟待”与“刚”,虚词转折力度强,实际上是以“梦见伊”否定了那个“不寻思”。作者不是正面表达她渴望与所思之人梦中相会,而是以“拟待不寻思”先跌一笔,再以“刚眠梦见伊”点出正意,来一个否定之否定,运笔新奇,因而更引人入胜。

无疑,这是一首情真意切、缠绵执着的恋歌,似乎还表现出作者对美好事物、美好理想那种朝思暮想的执着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