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斗鸭池南夜不归

[宋] 晏几道

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

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

宋词鉴赏女子伤感怀旧

注释

斗鸭:古人好作此戏,在池畔作栏,使鸭相斗,以为笑乐。

碧玉:指歌妓。

红琼:指舞女。

译文

池南斗鸭,夜里观看也不归,酒尽兴浓,在纵扇上题新诗。行云仿佛随碧玉歌声转,飞雪犹如那红琼舞袖回。

今日追念往事,不禁泪落沾衣。可惜两人像流水各东西,秋月春风依旧怎能得知!

赏析

这是一首感旧之词。上片写当年在斗鸭池边征歌逐舞、饮酒赋诗的盛况,下片写分离后的凄凉冷落。对比鲜明,感慨系之,已是中年以后的情怀了。

“斗鸭池南夜不归,酒阑纨扇有新诗。”这首词开头两句是说,当年在斗鸭池边昼夜相继的游赏欢宴。酒阑之后,兴犹未尽,还在歌女的纨扇上题遍绮丽的新诗。

斗鸭,古人好作此戏,在池畔作栏,使鸭相斗,以为笑乐。这两句用淡墨浅染,略点明时地和宴乐的兴致,然后用浓墨重彩勾勒。

“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三、四两句是说,天上的云,也像随着碧玉的歌声而飘转;红琼的舞袖回旋,仿佛裹着一身飞雪。

“碧玉”、“红琼”,是歌儿舞女的代称。在本词中当指同一人,也许就是小晏最眷恋的小莲。《小山词》中尚有一首《鹧鸪天》,特地为小莲而作,亦有“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之句,语意与本词相仿。小晏咏歌舞之词,人们多赏其“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二语,而较少注意到“云随碧玉歌声转,雪绕红琼舞袖回”的妙处。古人形容歌声高亢,每谓“响遏行云”,几乎成了陈词滥调,小晏他易“遏”为“随”为“转”,赋予歌声更大的感染力,真有点铁成金手段。写舞态婆娑,如流风回雪,亦极生动形象。活色生香,酣歌畅舞,可知道小晏此时的快乐,这也是纨扇题诗的内容吧。可以想见词人的才情意气,造语尤胜。

“今感旧,欲沾衣,可怜人似水东西。”下片前三句是说,追怀往事,不禁泪下沾衣。最令人痛苦的是两人像各向东西分流的水那样,再也不能汇合在一起了。

过片三句,点明感旧的主题。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离愁别恨,小莲也已经不知去向了。词人发出深沉的叹息。

“回头满眼凄凉事,秋月春风岂得知!”留给我自己的只是满眼凄凉的往事,这哪是秋月和春风能够体会得到的?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追忆也是徒然的。依旧是那么皎洁秋月,依旧是那么温煦的春风,但她早已不在眼前了,连同她清越的歌声,连同她曼妙的舞态,所留给自己的只是满眼凄凉的迟暮之感!“秋月春风”四字,包含了无限的哀思,可与李后主《虞美人》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同读。“岂得知”三字,反诘作收,是孤寂的词人的绝望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