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试把花期数

[宋] 晏几道

试把花期数。便早有、感春情绪。看即梅花吐。愿花更不谢,春且长住。只恐花飞又春去。

花开还不语。问此意、年年春还会否。绛唇青鬓,渐少花前语。对花又记得、旧曾游处。门外垂杨未飘絮。

宋词鉴赏抒情惜花怀人

注释

花期:植物开花的时期。

看:估量词,犹言料想。即:即是。吐:长出,生出。

长住:长留。

还:却。

此意:指“愿花更不谢,春且长住”。还:犹言已经。会:领会,理解。否:语末助词,表询问。

绛唇青鬓:指代年轻人。绛唇,红唇。青鬓,黑发。

絮:指柳絮。

译文

数日历,盼花期。希望花期快来临,想到花开还要谢,没见花开先伤心。看看梅花就吐蕾,愿它常开不纷飞。也让春长驻,时时都是春。唯恐花飞春又去。

待到花开人不语,试问其中意。春日年年到,可知我的心?花前同游伴,红唇青发人渐稀。面对春花又记起,当年曾游地。正是春花漫烂时,门外垂杨柳,还未飘柳絮。

赏析

浅语深情,小晏所擅长。把感春怀人的心事絮絮道来,流美自然而又缠绵往复,如小女儿背人的痴语,语语皆真,字字皆切,非有至性至情者不能道。

“试把花期数,便早有、感春情绪。看即梅花吐。”这首词开头是说,试着把春天到来的日期掐指计算,虽然花儿未开,但预感春天的脚步近了。眼看着梅花就要开了。

数花期,是盼望春天的到来。春残花谢,勾起人们惋惜之情,是很自然的,可是,当春天还未到来,花还未开,词人就预为感春了。春感一类题材,在旧体诗词中不知凡几,每每容易落套。而这首词以盼春写伤春,前后矛盾,语便脱俗,而着一“试”字、“早”字,尤见深情。“看即梅花吐”句,承上启下。梅花是最早的花,报春的花,如今已是含苞欲放了。紧扣上句“便早有”三字。

“更不谢,春且长住。只恐花飞又春去。”上片后三句是说,花未开时,就希望它不要凋谢,好让芳春常驻人间。怕的是百花凋残,匆匆春又归去!

上两句写惜花人的心愿,自是痴儿女的口吻,痴儿女的情怀。末句顿住,收束有力。

“花开还不语。问此意、年年春还会否?”下片的前三句是说。等到花开时,它却默然无语,试问其中的深意,年年的春天都能够理解吗?

过片后,紧承上半阙。三句的潜台词是:如果春天能理解人们的心意的话,它就不会叫花儿凋谢了,因为花开花落,春来春去,正是人们悲感的缘由啊。年年如是伤春,年年的春天已然逝去,还能有什么话可说呢?“不语”的是花,发出痴问的是词人,“此意”即上片愿花不谢、春常驻之意。句句深入,环环紧扣,两片融为一气。

“绛唇青鬓,渐少花前侣。”这两句是说,那些红唇绿鬓的少年人,当日在花前一起快乐的游春的侣伴如今在哪里?

忽作转折,进入怀人主题。“绛唇青鬓”,形容年少。当指昔日同游的女子,即连、鸿、蘋、云等人,也可以指沈廉叔、陈启龙辈。“渐少”,意为一年比一年少,与上文“年年”呼应。两句跌深一层,至此方出。

“对花又记得,旧曾游处。门外垂杨未飘絮。”末三句是说,看到花开,便记起旧日曾游之地,那时,他们外袅娜的垂杨,还未曾杨花飘絮呢?

“旧曾游处”,即当时歌酒征逐之地;“门外垂杨”,即作者《浣溪沙》“户外绿杨春系马”处。末三句追忆旧游以当日赏春的快乐与今朝孤独的悲感对照,说明花费春去只是勾起伤感的表面原因,而感旧怀人才是“感春情绪”的来由。

这首小词,语言浅近,感情深挚。作者不乞灵于华丽的词藻,深曲的典实;词中也没有奇特的结构、怪诞的想象。词人只是把个人的一些感受,向读者反反复复诉说,就使人为之低回不已。把感春怀人之情,表现得那么深切,那么娓娓动人,这种独特的艺术魅力,不是所有诗人(包括某些天才诗人)都能具有的,它只属于为数不多的,还怀有赤子之心的诗人,有着至情至性的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