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唱得红梅字字香

[宋] 晏几道

唱得红梅字字香。柳枝桃叶尽深藏。遏云声里送雕觞。

才听便拚衣袖湿,欲歌先倚黛眉长。曲终敲损燕钗梁。

宋词鉴赏送别歌女

注释

梅:指歌曲《落梅花》、《梅花引》之类,多述离情。

柳枝:指乐府《杨柳枝》曲,亦指歌女名;“桃叶”,晋朝王献之爱妾之名,临江相别时王献之作《桃叶歌》。

遏云句:《列子·汤问》载,秦青唱歌送薛谭,“声振林木,响遏行云”。

拚(pàn):甘愿、不顾惜。

译文

“红梅”曲儿红唇唱,声声优美字字香。桃叶柳枝唱桃柳,遇到“红梅”皆深藏。歌声优美遏行云,相伴离别频举杯。

初听便使泪盈目,泪流双颊湿衣袖。欲歌眉目含深情,远山眉样现伤情。陶醉曲中和节拍,情致敲断燕钗梁。

赏析

抒写别情离恨,是古典诗词中熟见的题材。要写好一首送别词,除了要真挚的感情以外,往往还需要借助于新巧的艺术构思和特异的艺术手法。像小晏这首《浣溪沙》词,着力描写歌女唱曲的优美动人,从侧面托出悲离伤别的命意,虚实相生,情文并茂,吐弃陈词套语,便成妙构佳篇。

“唱得红梅字字香,柳枝桃叶尽深藏。”这首词开头两句是说,“红梅”曲儿红唇唱,声声优美字字香;桃叶柳枝唱桃柳,遇到“红梅”皆深藏。

首句语甚绮丽,“红梅”,当指歌女所唱的曲词。汉横吹曲有《梅花落》,多述离情。本词着一“红”字,便添色彩。“字字香”,极言歌者声情之美。由乐曲之名联想到真正的梅花,又以红梅之香比喻乐声,听觉与视觉、嗅觉交织起来,这就是诗论家所说的“通感”。字字皆香,声声俱美,可想见歌女此时的情愫。次句反衬补足首句。“柳枝”,指《杨柳枝》曲,多写离别行旅之情。“柳枝”,也是歌女名,见李商隐《柳枝》诗序。“桃叶”,《古今乐录》载,晋王献之爱妾名桃叶,缘于笃爱,献之临江相别时作歌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后收入乐府,名《桃叶歌》。词中柳枝、桃叶,语义双关,既是人名,又是歌名,又与首句“红梅”字面相应。句意谓其他歌女所唱的曲子都远不及这位姑娘和她的“红梅”曲。

“遏云声里送离觞。”第三句是说,歌声优美遏行云,相伴离别频举杯。

上片歇拍处小结。“遏云”,谓歌者声调高亢激越,使天上的行云为之而停止。《列子·汤问》载,歌者秦青相送薛谭,“饯于郊衢,抚节悲歌,声振林木,响遏行云”。送别之词用此典,也很贴切。“送离殇”三字,点出歌筵送别的本意。

“才听便拚衣袖湿,欲歌先倚黛眉长。”下片前两句是说,被送的人才听到她的歌声,便感情激荡,不禁泪湿衣袖;而女子欲歌之时,早从她那修长的眉黛中,流露了脉脉深情。

过片两句,分别从行人和歌者两方面来写。“便拚”、“先倚”二语极炼。“拚”,有甘愿、不顾惜之意。行人知道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那就索性让泪水流下来吧。“倚”,有依靠、凭仗之意。女子巧画长眉,宜颦宜笑,若是画作“远山眉”时,就更勾起人的离愁别恨了。“才听”二句,写出行人与歌者早已心意相通,所以就更容易被歌声感染。

“曲终敲损燕钗梁。”结拍是说,行人听歌时以玉钗按拍击节,感情正被激发到最高潮时,歌曲戛然而止,不觉敲损了钗梁。

这是全词精彩绝伦之笔。“燕钗”,饰以玉燕的钗。韩偓《闺情》诗也有“敲折玉钗歌转咽”之句,本词暗用前人诗句,自然贴切。钗梁折断,也暗示有“分钗”之意。故人离别时有分钗的习俗,把钗分拆两股,各持其半,以为纪念。本词写曲终人别,敲损钗梁,以表达离人的凄绝之情,其味更是有余而不尽了。